直播 足球 篮球 NBA F1 网球 高尔夫 棋牌 竞技 明星 比分 预测 图库 竞彩

kelty贵圈|被绑架的肖战,没来得及眨眼

足球比分|即时比分|比分直播 2020-03-08 07:45 259+
A+ A-

kelty贵圈|被绑架的肖战,没来得及眨眼既然上升到了公共利益,那么自上而下的清理,将顺理成章

当肖战的粉丝们以正义之名掀桌的时候,肖战被侵害的又岂止名誉权? 可惜的是,一个本来值得讨论的创作自律问题,演化成拉后台打群架的丑陋局面一个本来应该由明星或团队出面解决的法律问题,变成了圈子互斗的社会问题一个本来只涉及明星个人利益被侵犯的问题,被上升到了净化网络风气的公共利益问题既然上升到了公共利益,那么自上而下的清理,将顺理成章不管是举报者,还是被举报者,都将面临同样的处境

文/贾嘉

1

最近两天,肖战因为与疫情无关的信息,出现在微博热搜榜上,在众多疫情相关词条中,显得格外突兀肖战工作室在3月1日晚发了一个道歉声明,称“粉丝的一些争论占用了一些公共资源”,呼吁大家“理智追星”

从2月25日至3月1日,饭圈女孩通过一场内战,拉垮了两个同人平台,将自己圈地自萌的小世界,彻底曝光在公共媒体的大世界下

在很多人看来,不管是为偶像而战的肖战粉丝群,还是因为自己利益和地盘受到事件波及,而抵制肖战的团体,都是非理性的网络暴力行为

但是这件事的硬伤,却远非网络暴力那么简单

众所周知,2019年,肖战和王一博凭借耽美界大IP《魔道祖师》改编的网剧《陈情令》,一步登顶为流量明星该剧播出后,虽然是双男主友情向剧情,但由于人设成功,还是收获了原著粉的好评,并且成为全民IP

网剧《陈情令》剧照(图片来自豆瓣)

也正因为它是个全民IP,无论是《陈情令》剧粉,还是肖战王一博的CP粉,或是他们各自的唯粉,都不再局限于原耽粉的小圈子内换句话说,喜欢明星的人不一定喜欢耽美,甚至有可能讨厌耽美,但由于有了共同的纽带,进了共同的饭圈,一些原本小众的爱好便成为世所不容的恶行,比如以《下坠》为代表的“博君一肖”CP同人创作

对于明星来说,允许同人文的流行本来并没坏处写得好的同人文,可以为偶像持续塑造出一个个全新的有吸粉能力的虚拟人设写得差的基本不会有什么传播度,对明星本人形象不会造成实质性的损失

然而,当小圈子的兴趣无法被更大圈层中的成员接受,便成了必须被拔掉的一根刺率先出手的人,正是存在感不断增强的粉丝

在和平时期,资本制造IP——IP制造明星——明星集聚粉丝——粉丝消费回馈,是个完美的闭环而在饭圈内部,粉丝以应援、消费、产粮的方式集聚影响力,并通过影响力获得话语权和管理授权,再利用话语权为明星维护形象,这个逻辑也没有问题粉丝和明星的关系,早已不再是单纯的追星,而渐渐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这种明星与粉丝关系的变化,第一阶段是粉丝与明星团队之间旷日持久的斗争,比如李易峰经纪人离职、鹿晗粉丝为番位问题撕经纪团队等第二阶段是粉丝与资本的角力,比如在影视选角和剧情安排上凸显话话权,最典型案例便是《陈情令》改编风波——坊间传闻剧方曾打算把双男主改编成普通的男女纯爱模式,遭到了原著粉的大规模抵制,只好不了了之这次肖战粉丝掀起的网络乱斗,可以说是第三阶段,粉丝终于绑架了明星本人,代行了本该由明星或专业团队承担的职责——维权某种程度上,这种越过涉嫌被侵权主体而发起的维权行为,也是粉丝对明星权利的侵犯

肖战全然无辜吗?其情可悯,但,他的错误就在于什么都没做这位新近崛起的顶流,还没学会如何治水,便遭遇了流量的反噬

那么,粉丝话语权的一步步提升,对于娱乐行业来说,到底是不是好事?

当然是,不仅是娱乐圈,任何领域,不同利益群体的话语权制衡,从来都是好事,至少,它可以有效避免潜规则的泛滥,给予更多人均等的入场竞争机会而且,饭圈女孩,也不是全然负面与非理性的代名词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期,饭圈组织的救援物资收集与发放,因为专业和应急反应能力突出,让全网惊叹

可惜的是,当饭圈内战,想打击对手的时候,用得最顺手的方式是举报和上纲上线

微信公众号“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在《肖战粉丝偷袭相关始末》中,基本理出了这次冲突的时间线:

2月24日,微博用户“迪迪出逃记”在微博发布同人文《下坠》最新一章但微博上并没有文章内容,只是贴出了可以看全文的两个平台,一个是国外同人网站相关(Archive of our own),另一个是号称国内最大同人原创社区的网易Lofter在相关中,作者设置了未成年阅读警告,并将粉丝标签设定为“博君一肖”——其中肖战的设定是(女装大佬)发廊妹,王一博则是爱上他的未成年高中生 还有画手为《下坠》创作配图,配图上露出面容的女装男生,基本可确认用的是肖战的真人形象

《下坠》作者设置了未成年警告阅读警告(图片来自微博八组日报社)

2月25日-2月26日,肖战饭圈开始行动肖战唯粉“来碗甜粥吗”与“巴南区小兔赞比”在微博上号召粉丝圈“开战”,以维护偶像的名誉权和肖像使用权在檄文里有这样一句话:“文学创作是自由的,但不代表要以践踏别人人格为基础来实现自己的自由,同人文学创作应该坚守底线!”

2月26日下午16点,“巴南区小兔赞比”在肖战超话里公布了《扫黄打非的三种举报途径》,并号召粉丝群通过中国扫黄打非网的官网、电话、通信地址三种途径举报但是,举报对象并不仅是《下坠》一文的作者,而是“博君一肖”的CP粉丝群体和发表平台,并要求官方 “坚决追究制作者、上传者、传播者的法律责任“为了增加成功的砝码,“巴南区小兔赞比”还引导粉丝把事件描述为“嫖娼色情文学”被”大V传播导致未成年人看到“,”严重影响未成年人心理健康“

2月26日下午,《下坠》原作者迅速锁文并改名2月27日晚,Lofter平台大量文章被锁(包括但不仅限于“博君一肖”相关)紧接着,相关百度贴吧、相关官网、B站同性内容、Lofter写手内容被封

文章作者将《下坠》系列文章封锁(图片来源:Lofter)

2月27日,“博君一肖”CP粉开始反击,紧接着,各类其他粉丝圈甚至路人加入,在#227大团结#名义下,对肖战及其粉丝进行全方位围攻2月28日,肖战的lofter广场被屠版2月29日,《庆余年》《陈情令》《诛仙》等肖战参演的作品,最新评价中出现了大量的一星评价,甚至未上演的新作品也被一星预定同人爱好者们还整理了肖战代言、推广的品牌列表,作为“抵制肖战指南”,并向相关品牌方提出抗议,以抵制相威胁,要求换掉肖战的代言“不买肖战代言的产品”“227历史时刻”“肖战粉丝饭圈耻辱”成为热门话题

3月1日凌晨5点左右,肖战粉丝将此次事件的牵头人“巴南区小兔赞比”取消饭圈管理权限,并要求其道歉,并引疚销号“巴南区小兔赞比”虽然在道歉声明中称自己无知冲动做错事,但在微博封面放了一张肖战做委屈状的表情包,图注为“我没有错”

迟至3月1日,肖战工作室终于发出了声明但为时已晚

2

肖战粉丝做的事情,与其说是举报,不如说是自首或者说,这是一场“掀桌式举报”最终的结果,不是正义得到伸张,而是为了不让对方活,不惜和对方一起死

当然,这些打响第一枪的肖战粉丝,初衷并不在此无论是肖战本人,还是肖战唯粉,对于肖战被安上一个“女装大佬发廊妹”的人设,并且还要与王一博产生点不可描述的故事,从情感上并不见得能坦然接受(恐怕王一博也未必能接受)毕竟,接拍原耽改编IP的剧集,并不等于接受原耽世界观而接受剧中的“忘羡CP”,也不等于接受现实中的“博肖CP”

如果放在普通人身上,这只是一个法律问题

2018年,金庸先生诉同人小说《此间的少年》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一案的判例,就将同人作品的法律界限说得明明白白《此间的少年》是作家江南的原创校园题材作品,其中的角色,却使用了65个金庸小说人物,比如郭靖、黄蓉、令狐冲、乔峰等等法院判决认为,江南的作品并不构成侵权,因为其情节、人物关系、性格特征与原著完全不同但同人作品的获利利用了金庸小说的影响力,构成了不正当竞争最终判决是:江南等三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停止出版发行《此间的少年》并销毁库存书籍,赔偿金庸经济损失168万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20万元,公开赔礼道歉消除不良影响

在此案中,法院对同人作品的性质定义为:“若创作仅为满足个人创作愿望或原作读者的需求,不以营利为目的,新作具备新的信息、新的审美和新的洞见,能与原作形成良性互动,亦可作为思想的传播而丰富文化市场“

同人创作,无论是名著同人,明星同人,影视同人,都自有其创作与生长的逻辑,但也并非法外之地,也自有其创作需要遵守的规矩与底线,比如非营利原则,善意原则,个人正当权益保护原则这也是肖战粉丝对于同人作品《下坠》最初的指控:侵犯了肖战的肖像权和名誉权

但是,当肖战的粉丝们以正义之名掀桌的时候,肖战被侵害的又岂止名誉权?

可惜的是,一个本来值得讨论的创作自律问题,演化成拉后台打群架的丑陋局面一个本来应该由明星或团队出面解决的法律问题,变成了圈子互斗的社会问题一个本来只涉及明星个人利益被侵犯的问题,被上升到了净化网络风气的公共利益问题既然上升到了公共利益,那么自上而下的清理,将顺理成章不管是举报者,还是被举报者,都将面临同样的处境

有一个被很多人传颂为中国智慧的历史故事:当严嵩与严世蕃父子失势下狱之后,负责案件的官员查了很多罪证,类似贪污腐化陷害忠良等等,交给大学士徐阶徐阶看了之后表示,这样的案卷如果皇帝看到了,一定会对严氏父子从宽处理官员不解,徐阶解释说,那些陷害忠良的事,都是经过正当程序的,不是能让皇帝下杀手的罪过官员问那该怎么办呀,徐阶说:你在案卷里加个私通倭寇的罪名,他就翻不了身了

故事真伪无从考证,但这种对于权力逻辑的揣摩,对于精准打击目标的手段选择,对于目标正义就可以不择手段的价值认定,像极了很多滋养一代人长大的宫斗剧本


当肖战的粉丝们以正义之名掀桌的时候,肖战被侵害的又岂止名誉权? 可惜的是,一个本来值得讨论的创作自律问题,演化成拉后台打群架的丑陋局面一个本来应该由明星或团队出面解决的法律问题,变成了圈子互斗的社会问题一个本来只涉及明星个人利益被侵犯的问题,被上升到了净化网络风气的公共利益问题不管是举报者,还是被举报者,都将面临同样的处境

文/贾嘉

1

最近两天,肖战因为与疫情无关的信息,出现在微博热搜榜上,在众多疫情相关词条中,显得格外突兀肖战工作室在3月1日晚发了一个道歉声明,称“粉丝的一些争论占用了一些公共资源”,呼吁大家“理智追星”

从2月25日至3月1日,饭圈女孩通过一场内战,拉垮了两个同人平台,将自己圈地自萌的小世界,彻底曝光在公共媒体的大世界下

在很多人看来,不管是为偶像而战的肖战粉丝群,还是因为自己利益和地盘受到事件波及,而抵制肖战的团体,都是非理性的网络暴力行为

但是这件事的硬伤,却远非网络暴力那么简单

众所周知,2019年,肖战和王一博凭借耽美界大IP《魔道祖师》改编的网剧《陈情令》,一步登顶为流量明星该剧播出后,虽然是双男主友情向剧情,但由于人设成功,还是收获了原著粉的好评,并且成为全民IP

网剧《陈情令》剧照(图片来自豆瓣)

也正因为它是个全民IP,无论是《陈情令》剧粉,还是肖战王一博的CP粉,或是他们各自的唯粉,都不再局限于原耽粉的小圈子内换句话说,喜欢明星的人不一定喜欢耽美,甚至有可能讨厌耽美,但由于有了共同的纽带,进了共同的饭圈,一些原本小众的爱好便成为世所不容的恶行,比如以《下坠》为代表的“博君一肖”CP同人创作

对于明星来说,允许同人文的流行本来并没坏处写得好的同人文,可以为偶像持续塑造出一个个全新的有吸粉能力的虚拟人设写得差的基本不会有什么传播度,对明星本人形象不会造成实质性的损失

然而,当小圈子的兴趣无法被更大圈层中的成员接受,便成了必须被拔掉的一根刺率先出手的人,正是存在感不断增强的粉丝

在和平时期,资本制造IP——IP制造明星——明星集聚粉丝——粉丝消费回馈,是个完美的闭环而在饭圈内部,粉丝以应援、消费、产粮的方式集聚影响力,并通过影响力获得话语权和管理授权,再利用话语权为明星维护形象,这个逻辑也没有问题粉丝和明星的关系,早已不再是单纯的追星,而渐渐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这种明星与粉丝关系的变化,第一阶段是粉丝与明星团队之间旷日持久的斗争,比如李易峰经纪人离职、鹿晗粉丝为番位问题撕经纪团队等第二阶段是粉丝与资本的角力,比如在影视选角和剧情安排上凸显话话权,最典型案例便是《陈情令》改编风波——坊间传闻剧方曾打算把双男主改编成普通的男女纯爱模式,遭到了原著粉的大规模抵制,只好不了了之这次肖战粉丝掀起的网络乱斗,可以说是第三阶段,粉丝终于绑架了明星本人,代行了本该由明星或专业团队承担的职责——维权某种程度上,这种越过涉嫌被侵权主体而发起的维权行为,也是粉丝对明星权利的侵犯

肖战全然无辜吗?其情可悯,但,他的错误就在于什么都没做这位新近崛起的顶流,还没学会如何治水,便遭遇了流量的反噬

那么,粉丝话语权的一步步提升,对于娱乐行业来说,到底是不是好事?

当然是,不仅是娱乐圈,任何领域,不同利益群体的话语权制衡,从来都是好事,至少,它可以有效避免潜规则的泛滥,给予更多人均等的入场竞争机会而且,饭圈女孩,也不是全然负面与非理性的代名词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期,饭圈组织的救援物资收集与发放,因为专业和应急反应能力突出,让全网惊叹

可惜的是,当饭圈内战,想打击对手的时候,用得最顺手的方式是举报和上纲上线

微信公众号“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在《肖战粉丝偷袭相关始末》中,基本理出了这次冲突的时间线:

2月24日,微博用户“迪迪出逃记”在微博发布同人文《下坠》最新一章但微博上并没有文章内容,只是贴出了可以看全文的两个平台,一个是国外同人网站相关(Archive of our own),另一个是号称国内最大同人原创社区的网易Lofter在相关中,作者设置了未成年阅读警告,并将粉丝标签设定为“博君一肖”——其中肖战的设定是(女装大佬)发廊妹,王一博则是爱上他的未成年高中生 还有画手为《下坠》创作配图,配图上露出面容的女装男生,基本可确认用的是肖战的真人形象

《下坠》作者设置了未成年警告阅读警告(图片来自微博八组日报社)

2月25日-2月26日,肖战饭圈开始行动肖战唯粉“来碗甜粥吗”与“巴南区小兔赞比”在微博上号召粉丝圈“开战”,以维护偶像的名誉权和肖像使用权在檄文里有这样一句话:“文学创作是自由的,但不代表要以践踏别人人格为基础来实现自己的自由,同人文学创作应该坚守底线!”

2月26日下午16点,“巴南区小兔赞比”在肖战超话里公布了《扫黄打非的三种举报途径》,并号召粉丝群通过中国扫黄打非网的官网、电话、通信地址三种途径举报但是,举报对象并不仅是《下坠》一文的作者,而是“博君一肖”的CP粉丝群体和发表平台,并要求官方 “坚决追究制作者、上传者、传播者的法律责任“为了增加成功的砝码,“巴南区小兔赞比”还引导粉丝把事件描述为“嫖娼色情文学”被”大V传播导致未成年人看到“,”严重影响未成年人心理健康“

2月26日下午,《下坠》原作者迅速锁文并改名2月27日晚,Lofter平台大量文章被锁(包括但不仅限于“博君一肖”相关)紧接着,相关百度贴吧、相关官网、B站同性内容、Lofter写手内容被封

文章作者将《下坠》系列文章封锁(图片来源:Lofter)

2月27日,“博君一肖”CP粉开始反击,紧接着,各类其他粉丝圈甚至路人加入,在#227大团结#名义下,对肖战及其粉丝进行全方位围攻2月28日,肖战的lofter广场被屠版2月29日,《庆余年》《陈情令》《诛仙》等肖战参演的作品,最新评价中出现了大量的一星评价,甚至未上演的新作品也被一星预定同人爱好者们还整理了肖战代言、推广的品牌列表,作为“抵制肖战指南”,并向相关品牌方提出抗议,以抵制相威胁,要求换掉肖战的代言“不买肖战代言的产品”“227历史时刻”“肖战粉丝饭圈耻辱”成为热门话题

3月1日凌晨5点左右,肖战粉丝将此次事件的牵头人“巴南区小兔赞比”取消饭圈管理权限,并要求其道歉,并引疚销号“巴南区小兔赞比”虽然在道歉声明中称自己无知冲动做错事,但在微博封面放了一张肖战做委屈状的表情包,图注为“我没有错”

迟至3月1日,肖战工作室终于发出了声明但为时已晚

2

肖战粉丝做的事情,与其说是举报,不如说是自首或者说,这是一场“掀桌式举报”最终的结果,不是正义得到伸张,而是为了不让对方活,不惜和对方一起死

当然,这些打响第一枪的肖战粉丝,初衷并不在此无论是肖战本人,还是肖战唯粉,对于肖战被安上一个“女装大佬发廊妹”的人设,并且还要与王一博产生点不可描述的故事,从情感上并不见得能坦然接受(恐怕王一博也未必能接受)毕竟,接拍原耽改编IP的剧集,并不等于接受原耽世界观而接受剧中的“忘羡CP”,也不等于接受现实中的“博肖CP”

如果放在普通人身上,这只是一个法律问题

2018年,金庸先生诉同人小说《此间的少年》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一案的判例,就将同人作品的法律界限说得明明白白《此间的少年》是作家江南的原创校园题材作品,其中的角色,却使用了65个金庸小说人物,比如郭靖、黄蓉、令狐冲、乔峰等等法院判决认为,江南的作品并不构成侵权,因为其情节、人物关系、性格特征与原著完全不同但同人作品的获利利用了金庸小说的影响力,构成了不正当竞争最终判决是:江南等三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停止出版发行《此间的少年》并销毁库存书籍,赔偿金庸经济损失168万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20万元,公开赔礼道歉消除不良影响

在此案中,法院对同人作品的性质定义为:“若创作仅为满足个人创作愿望或原作读者的需求,不以营利为目的,新作具备新的信息、新的审美和新的洞见,能与原作形成良性互动,亦可作为思想的传播而丰富文化市场“

同人创作,无论是名著同人,明星同人,影视同人,都自有其创作与生长的逻辑,但也并非法外之地,也自有其创作需要遵守的规矩与底线,比如非营利原则,善意原则,个人正当权益保护原则这也是肖战粉丝对于同人作品《下坠》最初的指控:侵犯了肖战的肖像权和名誉权

但是,当肖战的粉丝们以正义之名掀桌的时候,肖战被侵害的又岂止名誉权?

可惜的是,一个本来值得讨论的创作自律问题,演化成拉后台打群架的丑陋局面一个本来应该由明星或团队出面解决的法律问题,变成了圈子互斗的社会问题一个本来只涉及明星个人利益被侵犯的问题,被上升到了净化网络风气的公共利益问题既然上升到了公共利益,那么自上而下的清理,将顺理成章不管是举报者,还是被举报者,都将面临同样的处境

有一个被很多人传颂为中国智慧的历史故事:当严嵩与严世蕃父子失势下狱之后,负责案件的官员查了很多罪证,类似贪污腐化陷害忠良等等,交给大学士徐阶徐阶看了之后表示,这样的案卷如果皇帝看到了,一定会对严氏父子从宽处理官员不解,徐阶解释说,那些陷害忠良的事,都是经过正当程序的,不是能让皇帝下杀手的罪过官员问那该怎么办呀,徐阶说:你在案卷里加个私通倭寇的罪名,他就翻不了身了

故事真伪无从考证,但这种对于权力逻辑的揣摩,对于精准打击目标的手段选择,对于目标正义就可以不择手段的价值认定,像极了很多滋养一代人长大的宫斗剧本

kelty贵圈|被绑架的肖战,没来得及眨眼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ygzj.com/lanqiu/2207.html
点击阅读全文(剩余0%)

热点